弘扬传统文化感悟大孝道

2014年12月02日 | 阅读:815次 | 关键词: 文化

夫子曰《大戴礼·曾子大孝》:“断一树,杀一兽,不以其时,非孝也。”这里讲的孝不是狭义上的只对自己的父母,而是对待万事万物都要有爱心。他告诉人们,砍一棵树,杀一只兽也要有一定的时节,不能想砍就砍,想杀就杀,如果“不以其时”,不按照时节,不按照规律,就是没有按照礼,做了就是不善,不善那也就是不孝。如鸡的自然寿命是7年,集约养殖雄性雏鸡只有几天或几个月寿命,就杀掉了。你说鸡能不抗议,能不向你开展禽流感运动吗?规模养鸡,饲料里添加的是激素,消炎用的是抗生素,快长打的是催生素,再加上鸡本身就是带病生存,你说疑难杂症咋能不多呢?牛的自然寿命是20年,现在居然100多天就宰杀了。你说它不生气?它会不得疯牛病吗?在这些令人震惊的时间数字里,隐藏着多少痛苦、哀怨、恐惧与无助呀。今天从生态平衡、保护生态环境的角度来看,现代人也应有深一层的体悟。因此,联合国提出“少吃肉,救地球”。

我不是素食主义者,只是想说人类不能太残忍,不能太贪婪,不能杀业太重。如果我们的口腹之欲不节制,连稀有动物,国家明令保护的动物也猎杀、吃掉,这不仅破坏了大自然的平衡,也破坏了我们自身的平衡。因此,现代营养学家的观点是:腰带越长,寿命相对越短。

白居易诗说:“莫道降生性命微,一般骨肉一般皮,劝君莫打枝头鸟,子在巢中望母归”。

有一位猎人,专门夹黄鼠狼。有一天,他的猎具夹住一个,仔细一看,光有一张皮,没有身子,他随着血迹找过去,只见这只黄鼠狼在窝里已经死了,但他的小孩还在吃着她的乳水,那份母爱不亚于人类。猎人看到这种情况,以后再也不打了。不能因为自己的好恶而去拆散或毁掉动物的家庭。

过去昆明有屠夫卖了一头母牛和一头牛犊,正准备宰杀时,忽听门外有人叫他,他放下刀去看没人,返回来刀却不见了,他见小牛卧在地上,心中疑惑,打起小牛,果然刀藏在小牛腹下。屠夫找到了刀,准备向母牛下手,这时小牛跪在地上,泪水涟涟,望着母牛哀叫不止。屠夫顿生怜悯之心,于是放下屠刀,牵着牛到三清阁修道,由于山上没有水,小牛犊就用蹄子刨,引来甘泉给屠夫和母牛喝。后来人们把这个地方称为“孝牛泉”。

除了动物,还有植物,也在我们生命共同体之中,都需要用心对待。

因为人类不尊重植物,所以产生了很多问题,滥伐森林、垦荒种田、大地植被破坏、水土流失,造成河道淤积,水库堤坝险工。由于乱挖乱建乱开采,生态环境遭到破坏,一有暴雨就发生泥石流,一有大风就发生沙尘暴,土地沙化、荒漠化,什么酸雨、冻雨,以前都没有听说过。南方不该冷的冷了,冰天雪地;北方不能热的热了,40多度。全球气候变暖,冰川解冻,海平面上升。据世界卫生组织2008年发布的消息称,全球每年平均约有200万未成年人死于空气污染。空气质量下降导致哮喘、心脏病、肺癌及其它疾病的发生日趋加剧。

大家知道,过去我们的很多河流六十年代都能淘米洗菜,到了九十年代鱼虾断代,沿河群众的病越来越多、越来越怪。河流污染、湖泊污染、海洋污染,大气污染、白色污染,生态环境遭到严重破坏。

现在所谓的天灾,细心思考起来,哪一种不是人祸造成的。

短短几十年中,全球的万物都频临浩劫,快速灭绝。“天为父,地为母”,万物都是大地的子女,都是兄弟姐妹,应该得到尊重。想一想,到万物灭绝的时候,人类还会生存下去吗?

我们培养一个人对父母的孝心,其实也是培养他对整个宇宙、整个大自然的感恩和敬畏。我们要活下来,没有粮食、空气、水电、温度、空间、时间行吗?没有花草树木行吗?没有畜禽鸟兽行吗?

生命神圣,万物平等,我们要善待人类的母亲大自然,善待一切有生命的东西和一切有灵性的生命。

如今,全世界任何一个地区都有灾难,全球性的灾难已经非常明显的形成,科学家发出警告,如果环境问题继续恶化,五十年后地球就不再适合人类生存。因为今天地球上空大气光化的污染已经快要达到饱和点,将不能负荷过重的污染物,污染物必定降落地面。而污染物所飘落的地区,不但动物不能生存,连植物都不能生长,这种光化污染,如果落到地面将是无法抗拒的,唯一的办法就是改善现在污染的环境。然而,污染从哪里来?飞机、汽车、工厂排出来的废气就是重要的污染源,但现在,非但不能将这些全部停止,甚至还在不断增加中,这已经成为一个十分严重的问题!可以说这些灾难是人为的,是由于破坏地球自然的生态而产生的。

法国学者史怀哲说:“当一个人把植物和动物的生命看得与他的小命同样重要的时候,他才是一个真正有道德的人”。以爱敬父母之心,爱敬地球所有的生命,所有的动物,植物,矿物,这是人类大孝,可以从根本上帮助地球消灾免难。

作者: 百姓通谱网 责任编辑:百姓通谱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