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家的箩筐

2014年05月04日 | 阅读:1343次 | 关键词: 我 家 的 箩 筐

我 家 的 箩 筐

(谢惠祥)

我家有一对箩筐,静静地躺在阳台的角落里。当看到那泛黄的箩筐,便想起了我的父亲。 

在我最初的记忆中,是刚刚学走步的时期,也许是父亲怕我被摔倒受伤,在那贫穷的六十年代,买一副箩筐回家,就象现在家里购回一辆崭新的小轿车,会付出全家一笔很大的开支。父亲在新箩筐的边沿,用布条象竹篾条一样绕了一圈,怕被箩筐边沿的竹篾条头子,刺伤我的小手。从此,我与箩筐结下深深的情感。

无论父亲走到哪里,都用箩筐装着我,便带到那里。父亲要到自留地,如:种菜或挖红苕、洋玉等。父亲在家中把我抱进箩筐里,挑起箩筐便走。我坐在箩筐里,小手紧紧抓住箩筐的粗绳子,边走边荡,心里有一点惊吓。到了自留地,我站在箩筐内,小手扶着箩筐的边沿,望着父亲从事农业生产的劳动身影。父亲偶尔到青龙场赶场,买一点种籽或菜秧,父亲挑着箩筐要走四、五公里。而我坐在箩筐里,象现在出远门,去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旅游,路上田园风光,吸引着我对自然界好奇的目光。

在我三岁的时候,有一次我站在箩筐里,手扶在箩筐的边沿,身体向前一倾,不小心便扑出箩筐外,好在没有受重伤。从此,父亲再也没有让我坐在箩筐里,只是偶尔上街,才让我坐箩筐,并不断叮嘱我用手把箩绳抓紧。

随着我年龄的增长,坐箩筐的机会也越来越少了。我想坐箩筐时,要到傍晚父亲从地里快回家的时候,便到家外的小路上,站在那里眺望远处,希望看见父亲挑着箩筐回家的身影。父亲回来的时候,看见我站在小路上,只要是挑着空箩筐,便会把我抱进箩筐里,挑着箩筐一起回家。当然,有时没有等到父亲回来,我只好低着头,不吭声,慢慢迈着小足,失望地朝家走回去。

我到了上小学一年级的时候,再也没有坐箩筐机会了。有时放学在家,想坐箩筐,我悄悄地背着父亲,跨进箩筐内,想蹲下身体,可是箩筐大小已经不容许我的身体蹲下去。从此,我再没有坐箩筐的想法了。

我小学五年级的时候,在夏季的一个星期天上午,父亲用箩筐装着家里的麦子,挑到生产队的晒坝去晒,叫我在那里守护着,看见有麻雀飞来便去赶,避免麻雀吃麦子。等到下午太阳快要落坡时,父亲又挑着空箩筐来收麦子。我便用扫帚将麦子扫在一起,父亲用铁铲子将麦子铲进箩筐里。这时。父亲教我如何系好箩筐的绳子,然后用扁担穿进绳圈挑起箩筐,将麦子挑回家里。第二天,父亲又将麦子挑到大队的加工房,磨成面粉回家。有时顺便加工一二斤水面,带回家煮来吃。在生活物资极其缺少的年代,吃上一碗面条便是一件最幸福的事情,因为能在碗里放一点猪油,或是放一滴菜油。

箩筐成了我们家的重要工具,凡是生产队分小麦、黄谷、红苕、洋玉等粮食,父亲都用箩筐去挑回家。我读初中的时候,有时也会帮着抬,我走在箩筐的前面,将扁担放在自己右边的肩膀上,父亲在后面,我们将粮食抬回家。

19789月,我考进中专离开了家,便很少时间见到家里的箩筐。只是在暑假的时候,偶尔看见父亲挑着箩筐赶场。八十年代初,农村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后,生产队划为菜蔬队,国家按人口配粮食,我们家便用布口袋到粮站购面粉和大米。箩筐在家中的地位和用处大大下降。父亲将箩筐放在堂屋的墙角边,箩筐从此好象受到冷落。由于工作的原因,只是放假和过年的时候才回家,看到箩筐静静的站在那里,象是做错事情的小孩,被大人发落地站在那里,没有人理会他一样。箩筐满身的灰尘,陈旧颜色,象是伤心哭泣的样子,让我心里难受,有一种说不出的嗞味。

跨入新世纪,城市发展加快,老家房子面临拆迁。父亲准备将篾条颜色已经泛黄的箩筐用柴刀砍了,我实在不忍心箩筐的命运,劝父亲将箩筐留下,没有地方搁就将箩筐放在我家的阳台上。我先用报纸为箩筐遮挡阳光,再用塑料簿膜盖住遮避风雨。时间一晃,箩筐便在我的阳台上生活了十多年。我回到家里,总是身不由已地要到阳台边,看一看箩筐,好象是给它打一声招呼。每当我看到箩筐,心里有一种负疚的感觉。假如再回到六、七十年代,箩筐你将不是今天的命运,你是那个年代的庞儿,家中的骄傲。那时,你才有用武之地,发挥特长的年代。现在,你泛黄的皮肤,象一位年迈老人无力的静静地躺在医院的病床上,不知哪一天离开我们的视线,也许再没有人知道你昨天的故事。


201353日凌晨,于龙泉十陵清渠斋)


作者: 百姓通谱网 责任编辑:百姓通谱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