威武不屈的晋夫

2013年06月17日 | 阅读:907次 | 来源:百姓通谱网 | 关键词:

晋夫,1917出生,河南洛阳人,抗日战争爆发后参加了共产党的抗日武装。1947年8月1日,第一兵团第8纵队成立,晋夫担任参谋处长。

  1948年10月31日,黄樵松派遣其谍报队长王震宇和谍报队员王玉甲穿越火线,来到华北野战军第一兵团8纵阵地,接洽起义事宜。徐向前接到由8纵转交的黄樵松的信件之后,回信一封,并派遣政治部主任胡耀邦和高树勋将军,连夜与王震宇进行了会谈。

  会谈结束后,胡耀邦准备携带徐向前和高树勋的回信,亲自随同王震宇进城,与黄樵松面谈。胡耀邦在电话中向徐向前司令员汇报了自己想亲自进城的想法。徐向前认为没有必要亲自去,于是,改由8纵参谋处长晋夫以军团政治部宣传部长的身份,带侦察参谋翟许友以警卫员的身份进城。

  由于戴炳南、仵德厚等人告密,晋夫等人一进城,就落入阎锡山的手中。他们以为晋夫就是胡耀邦,是国民党在内战中捕获的最高级别的共产党人,阎锡山逮捕了黄樵松、晋夫。

  晋夫同志等四个人被特务装在麻包里,用汽车送到了太原伪绥靖公署审讯。当时,岗哨密布,卫兵们都凶狠的端着刺刀,晋夫同志看着王震宇点了点头说: “我们为人民死在这里也好。”

  1948年11月6日,阎锡山按照蒋介石的电令,将黄樵松、晋夫等人平飞解南京。晋夫等4人又被捆绑起来,装进麻包里,装上汽车运到飞机场。在飞机上,他们看见了黄军长手上也带了铐。他们明白了一切。在无言的相对中,他们被从太原运到北平,又从北平运到了南京。

  到了南京,蒋介石命令,军法监理部与南京卫戍总部联合组成特别法庭审讯,要晋夫承认他就是胡耀邦。晋夫等人威武不屈。

  11月17日深夜,蒋介石即指令组织国民党国防部特别法庭进行了第两次会审,也是最后一次审讯,顾祝同、戴炳南都到了场。他们想以“率部投降共军”的罪名,判处黄樵松、王震宇死刑;以“煽惑军人逃叛既遂罪”,判处晋夫死刑,三人均拒绝在判决书上签字。

  晋夫头上流着血,被押进了国民党的特刑厅,特务们想逼着他承认是兵团政治部的主任胡耀邦。在审讯中,晋夫的左臂被绞得脱臼,掉脱下来,但他始终宣称是八纵队的宣传部长。到下堂时,他身子已经不能动了,仍大声对翟许有说:“敌人再用啥刑,都要坚决!”在审讯中,翟许有被上了两次电刑,坐了老虎凳,昏过去了几次,仍坚强不屈,什么都不说。

  法官问晋夫: “你为什么要当间谍呢?”

  “我不是间谍,我是堂堂正正来接收三十军起义的。”

  法官自知没有办法,只得绝望的指着桌子上的纸说: “那………你在这上面签字吧!”

  “你们要杀共产党员,我是共产党员,别的字不签。” 晋夫对着黄樵松厉声高叫:“黄军长你也无罪,该杀的正是他们自己。死,吓不倒我们。有人会替我们报仇的。

  南京一定要解放,清算他们的日子就要来了!“

  1948年11月27日黄昏,黄樵松、晋夫、王震宇等被押往南京雨花台刑场。为了防止他们说话、喊口号,他们的嘴被堵上,戴了口罩,头上都被套上了白布套子。当囚车行至南京新街口的大马路时,被前面的车辆所阻塞而停下来。南京市的行人们都好奇的望着这批特殊的囚犯。突然,晋夫拚命挣扎,撕破了口罩,向周围的人们高喊:“老乡们,我是共产党!……”

  押车的军警特务,举起棍子威胁着喊道:“不准说话!”

  但是,晋夫从这边又转到那边喊:“国民党发动打内战,……搜括老百姓,逼得你们饿肚子,他们不要老百姓活命呵!……国民党口头上喊着要和平,可是他们还在积极的抓兵抢粮………”

  “啪!”押车的军警特务一棍子打在晋夫的头上,鲜血流到脸上,但晋夫仍旧高喊:

  “老乡们,你们等着吧!解放军不久就会来解放大家的……”

  人们不顾军警特务的拦阻,围上来,用同情的眼睛直望着囚犯   们。

  随后,黄樵松、晋夫、王震宇等被带到南京雨花台刑场,枪杀了。晋夫牺牲时,年仅31岁。

  解放后,除王震宇烈士尸骨无存,晋夫与黄樵松烈士的遗骸都葬在南京雨花台烈士陵园。晋夫的两张照片和一个马褡、挂包,至今仍陈列在雨花台烈士纪念馆,供后人瞻仰。

  晋夫1937年参加八路军,历经战争考验,是个很有前途的指挥员。由于徐帅的意见,胡耀邦同志幸免于难,晋夫却代胡耀邦走上了刑场。胡耀邦每忆起此事,总是难过地说:“想想他们,我们有什么理由不努力工作呢!”

作者: 素材来源于网络 责任编辑:百姓通谱网品牌管理部